My diigo daily 02/07/2007

亚洲房地产市场令人兴奋  Annotated(5)

    同时,中国和印度正有大量人口从乡村流向城市,预计在未来10年时间里,这两个国家的城市人口将增长25%,由此可以预见,两国对从住宅到购物中心等各类地产的需求都将大幅增加。
      Wong说,就中国来说,写字楼是最主要的投资目标。不过,随着中国大陆旅游业的日益发展,酒店服务业地产市场也很庞大。特别是2008年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将进一步带动旅游市场,扩大酒店项目的市场需求。
        印度酒店市场虽然规模不大,但也蕴含着发展潜力。从收入上来统计,某些酒店的入住率甚至“超过了”100%,原因是有时客人退房后,很快就有新来的客人入住,而两人又都付了全天的房费。
          咨询机构高纬物业(Cushman & Wakefield)的英国资本市场合伙人、董事长提姆•什凯奇雷(Tim Sketchley)说,去年欧洲房地产交易的48%是由非国内投资者进行的,高于2005年的40%。在亚洲,这个比例从28%提高到了32%。而在美国,这个数字则从10.2%下降到了5.4%,原因之一在于美元汇率,尤其是兑欧元汇率的下降,另一个原因则是对美国经济减速的担忧。
            但让投资者如痴如醉的却是中国和印度的市场。原因很简单:预计今年中国和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将分别达到9.3%和6.8%。此外,高纬融资亚洲有限公司(Cushman & Wakefield Capital Asia)驻香港行政总裁Helen Wong表示,人们预计亚洲每10年增加2.50亿人,这样到2013年时亚洲的人口总数可能会达到32.5亿。

              社会活动团体抗议关闭迪士尼特许工厂

                波拉特和科恩兄弟(by 苌苌) – 思维的乐趣BLOG

                  中国拟下调钢产品出口退税  Annotated(4)

                    在中国廉价钢产品大举涌入海外市场之际,中国政府下调不同类型钢产品出口退税税率的计划或有助于平抑境外日渐高涨的谴责之声。
                      美国上周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提起申诉,称中国通过税收减免的方式为钢材等若干产品的出口提供政府补贴。中国2006年全年贸易顺差较2005年激增74%,创下1,77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上海证券报》周二援引未具名业内人士的话报导,中国政府正在考虑将部分钢材产品的出口退税率下调至5%,以线材和板材为主的部分钢材产品出口退税率则将直接降为零。
                          随着国内供应的增加,钢铁价格将随之回落,从而给生产带来压力。国内钢铁行业知情人士表示,如此的发展趋势正符合政府所希望的打压小型和低效小炼钢厂,并将整个钢铁行业推向更大范围的整合。

                            反腐风暴直击上海发展模式  Annotated(8)

                              根据企业界和政府官员的总结,这种模式的核心特点在于:大型建筑项目得到公共资金出资;优良资产通过精心设计的交易从政府手中转移;拥有良好社会关系的企业获得利润丰厚的合同。
                                陈良宇事件还提醒我们,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地方政府手中掌握了巨大的权力,他们的决策会不受控制的对经济产生连锁效应。在中央政府采取措施罢免了上海市最高领导人的职位后,那类曾让上海引以为傲的大项目获得批准的速度已开始放慢。
                                  上海市委书记这一职位给了陈良宇巨大的权力:从制造业到银行和房地产开发企业,上海经济的45%都直接掌控在他的手中。这种安排反映了共产党在中国商业领域所处的核心地位。包括一些中外合资企业在内,中国许多企业集团的掌舵人都是共产党的党委书记
                                    上海当然仍不乏骄人业绩。该市2006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12%,连续15年实现了经济的两位数增长。不过,房地产开发等领域的固定资产投资虽然仍强劲增长了11%,但增幅却已大大低于两年前的水平。
                                      但有迹象显示,这座城市正在丧失其传奇般的吸引力。中国政府最近允许北方城市天津在外汇制度改革方面先行一步,而中国传统的银行业中心上海却未能享受这一政策优惠。一些外国开发商表示,现在应该认真考虑到上海之外的中国其他城市去寻找商业机会了。
                                        有记录显示,为了建成60层高的万豪酒店(Marriott hotel),上海市不顾中国政府的禁令动用了社保基金。此外,为了清理河流沿岸以便兴建更多的公寓楼,上海市政府耗资17亿美元将其集装箱码头迁至了远处的小岛上。
                                          围绕陈良宇案展开的调查尤其打击了房地产业。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Mori Building Co.)正在外滩对面的浦东兴建一座100层高的摩天大楼,但据知情人士说,上海市政府已下令在它为该大厦最终定下名字之前,森大厦株式会社不得开始大厦的招租工作。上海市在该大厦旁边修建另一座摩天大厦的计划已被搁置。
                                            当上海的社保基金丑闻曝光之时,罗康瑞正在上海动工兴建“创智天地”,这是一个面向高科技产业的超现代商住综合建筑。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和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称之为上海版的硅谷,并答应为其建设出一臂之力。

                                            这一项目的建设资金中有1.9亿美元来自上海的社保基金。据监管机构的通告称,这笔资金是伪装成商业贷款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 Co.)提供给罗康瑞的。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在这家上海市属银行中有投资。浦发银行和花旗集团均未对此消息发表评论。

                                            罗康瑞说,他正向社保基金归还这笔资金,虽然创智天地的工程可能因此而无法完工,但他知道目前没有针对他的调查工作在进行。罗康瑞为归还社保基金的资金而举借了1.13亿美元贷款,这笔贷款的借款条件较为苛刻,并且需在今年3月之前归还。罗康瑞通过一位发言人表示,他正在安排还款事宜,创智天地的建设工作仍在顺利进行。甲骨文公司不愿透露它是否仍将参与该项目的建设,思科系统则拒绝对罗康瑞的融资问题发表评论。

                                              印尼央行下调基准利率  Annotated(5)

                                                印尼央行(Bank Indonesia)周二将基准一个月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9.25%。这是印尼央行连续第二次把基准利率仅下调25个基点,意味着印尼央行2007年放松银根的步伐放缓。
                                                  印尼央行还将隔夜存款利率下调25个基点,从4.50%下调至4.25%,周三生效。
                                                    印尼央行发言人Budi Mulya向记者表示,由于印尼结构性问题导致通货膨胀升温,央行短期内继续下调基准利率的可能性减小。
                                                      Mulya表示,2007年上半年持续降息的空间正在缩小。印尼的结构性问题包括产能有限和基础设施瓶颈。Mulya称,倘若年通货膨胀率升至6%以上,央行对待降息将会相当谨慎。
                                                        印尼央行和多数分析师预计2007年基准利率将在8.00%-9.00%触底。

                                                          欧洲电信企业成被收购热门  Annotated(6)

                                                            萨维雷斯控股的一家公司又达成了收购TIM Hellas的协议。不包括债务,收购价约为5亿欧元(合6.46亿美元)。按市场份额计,TIM Hellas是希腊第三大移动电话运营商。
                                                              印度的Hinduja Group和俄罗斯的Sistema最近都对意大利最大的电信公司Telecom Italia表示了兴趣。轮胎和房地产企业Pirelli & C.已表示,打算将其所持18%的Telecom Italia股份出售一部分,它通过一家控股公司拥有该公司的控股权。Pirelli近日来称,已有几个感兴趣的买家与其接触过,但尚未达成出售协议。
                                                                银行家和电信业管理人士说,鉴于发展中国家的公司需要平衡其资产组合的风险,而欧洲的电信服务提供商又能创造稳定的现金流,因此他们预见今后还会涌现出更多此类收购活动。

                                                                他们相信,新兴市场的企业可以将它们精打细算的经营习惯用于经营欧洲公司,从而有效降低这些企业的经营成本。

                                                                  不过在一些投资银行家看来,新兴市场企业赴欧洲开展收购大多不过是瞎起哄。欧洲的电信资产大多都已价格昂贵,收购欧洲企业会拖公司业务增长的后腿,减弱它们在增长更快市场上的投资力度。

                                                                  新兴市场企业还会在语言、文化以及政治方面面临困难,特别是不少国家的政府往往将电信网络视为该国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

                                                                    在盖洛韦看来,Belgacom、KPN、Telekom Austria、和希腊的Hellenic Telecommunications Organization(OTE)等中型企业有可能成为被收购对象。

                                                                      Commanding Heights : Episode 1 | on PBS  Annotated(1)

                                                                        JEFFREY SACHS, Professor, Harvard University: Part of what happened is a capitalist revolution at the end of the 20th century. The market economy, the capitalist system, became the only model for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 world.

                                                                          Nortel CFO Peter Currie surprises analysts with plan to leave company  Annotated(3)

                                                                            The officer rehired to turnaround the financial mess at Nortel Networks (TSX:NT) surprised analysts Tuesday by announcing plans to exit the company, a move that one industry watcher called a “setback” for the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provider.
                                                                              The 56-year-old executive has a long-time relationship with Nortel, working in a variety of positions during three separate periods of his career. He started in the finance department in 1979 and, after leaving Nortel in 1992, returned as senior vice-president and chief financial officer in 1994. He stayed with the company until 1997 before leaving for a job as CFO for Royal Bank (TSX:RY).
                                                                                But in early 2005, after leaving the bank, Currie was called back to help cleanup Nortel’s financial practices in the midst of turmoil from a lengthy accounting crisis that resulted in huge shareholder lawsuits, regulatory investigations and the firing of key executives, including CEO Frank Dun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