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town Notes 08/05/2014

    • 由于能源需求、经济和人口发展及气候变化,水获取变得紧张,CNA发布的报告《竞争必需品的冲突》(A clash of competing necessities),仔细审查电力行业水的利用。

        

      热力发电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水的利用,在干旱及热浪条件下,电站必须断电或完全关闭,费思将此描述为“越来越令人担忧”。

        

      该报告发现,对于用于散热冷却等过程,注回当地环境或“消耗”的水,带有碳捕获和存储(CSS)的煤炭名列前茅,每兆瓦时使用4.3立方米的水。

        

      核能紧随其后,使用4.2立方米的水,煤炭单独使用2.3,天然气为1,风能为零,光伏每兆瓦时使用0.1立方米。

        

      费思表示:“光伏使用微量的水用于偶尔清洗电池板,但是不用于发电。”

        

      对于“消耗”的水,即水完全从当地环境中消耗,CCS每兆瓦时使用3.2立方米,核能为2.5,煤炭为1.9,天然气为0.7——再次,风能为零,光伏为0.1。

    • (一)全额保障性收购的例外情形

        

      新范本规定:“当电网输送能力不足或其他电源没有富裕的调峰、调频能力,无法满足光伏发电时,电网调度机构根据输送能力或调峰能力空间制定下发调度计划曲线,光伏电站应严格执行电网下达的调度计划曲线。实际发电能力可能超出电网调度机构下达的调度计划曲线,应报告电网调度机构,由调度机构根据实际运行情况确定。”上述规定对解决实践中大量发生的“弃光限电”问题没有任何作用,对电网企业也没有任何合同上的制约。

    • (二)可再生能源基金支付的电费回收问题

        

      如前所述,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高出当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的部分,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补贴。根据财建[2013]390号文第二条第(二)项规定:“按照《可再生能源法》,光伏电站、大型风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资金的补贴对象是电网企业。电网企业要按月与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根据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和实际收购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电量及时全额办理结算。”但遗憾的是,新范本并未对该部分电费的结算程序进行示范规定。

    • 针对上述遗憾,站在光伏电站投资人的角度,我们建议投资人在作出相应电站投资或收购决策之前,首先应做好相关的尽职调查,比如了解当地电站与电网发展规划的协调情况、电站年度备案规模指标情况、项目所在地区的电费补贴资金拨付流程等信息,避免所投资电站在投产后面临限电或电费滞收的风险。其次,也不能盲目照搬合同示范文本,国家推广示范文本的目的在于普适性地规范和平衡双方的权利义务,虽然目前电网企业仍处于较强势地位,但宏观层面政策的持续转暖、地方招商引资的支持,使得实践中购售电合同(或原则协议、接入工程协议等)也并非没有任何谈判的空间,建议投资人聘请专业律师参与其中,以便更好地控制风险。
    • 2011年9月份,建和嘉园小区光伏发电项目曾经试运行了两个月,可由于没有安装存储设备,建和嘉园小区产出的电,除了小区居民用电外,所有的余电都传入了电网,总价值约2万元。可是由于小区是单向表,建和嘉园小区传输到电网的电却被记录成了正值,成了用电量。发了两个月的电,建和嘉园太阳能的施工方不但没有得到电价补偿,除去居民的自用电,他们还赔了2万多元的电费。没办法,建和嘉园小区的光伏发电项目只能停止运行。
      • 双向电表的价值所在。
    • 光伏装备制造业的集聚也带动了研发设计、应用推广等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国家电网浙江省分布式光伏并网技术研究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三十六研究所光伏装备与智能控制研究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三十六研究所光伏装备与智能控制研究院、北京鉴衡认证中心、中国电子第十一设计研究院等一批研发、检验检测、工业设计等研究机构相继入驻,形成了“双业并举、转型提升”的良性发展态势。
    • 结合新型城镇化建设,光伏产业与秀洲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也形成了良性互动,作为全省首个农村集聚小区屋顶光伏发电项目,沙家浜集聚住宅区一期100户居民全部安装了光伏发电设备,其中83户已经并网发电,采取了政府农户分担资金、农户自发自用、余量上网的模式。据了解,每户光伏发电设备总投资20000元,除农户自筹部分资金外,其余部分由运维公司申请国家、省、市有关专项资金平衡,解决了户用光伏发电成本昂贵的问题,同时,根据合同能源管理模式,每年还将给户主带来一定的直接经济收益。
    • “英利新能源是美股同行中,资产状况最差的公司,净资产持续减少,完全靠拼规模,不注重盈利,去年曾想增发融资没成功,也与其自身财报有关。”
      • 悲催的英利。
    • 截至2013年底的财报显示,英利公司负债率已经攀至行业榜首,高达92.2%,规模为行业第二的天合光能(TSL)负债率则为68.1%。同年,英利净亏损为3.2亿美元,这已经是公司连续三年的重亏,三年合计亏损额超过82亿元人民币
    • 7月10日,英利收到德国切割液巨头SiC Processing公司破产管理人Seagon的起诉,该公司称英利欠下总计2300万欧元债务,是导致其破产的主要原因,同时指出,公司应英利要求在河北保定投资2900万欧元设立浆料回收设施后,英利随之自己开设了“秘密”加工厂,违约了双方长达10年的合作协议,德国法院接受了这一诉讼。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